喜欢什么刷什么

白桥|只剩你没拆穿我

多少人爱我偏放不下你

是公开的秘密

只剩你没拆穿我


桥本奈奈未毕业后,白石麻衣有跟她出去吃饭,重要的是,桥本奈奈未主动邀约的。那段时间白石麻衣还没缓过劲来,一直处在低气压中,人一旦放空,就想起以往的点点滴滴,不经悲从中来,眼睛眨巴眨巴就落下泪来。

 

她还没等自己的告白就要毕业先自己离去了。

 

尽管伤心怨念,赴约那天,白石麻衣还是精心拾掇打扮了一番,漂漂亮亮地出门了。

 

也不知道桥本奈奈未是怕她自己被拍到还是怕白石麻衣被拍到,抑或是担心两个人在一起被狗仔发现,专门选了间位置较偏僻,而且是会员制的餐厅。

 

跟侍应说了预约信息后,白石麻衣被领着到最角落那张桌子。

 

桥本奈奈未还没到。

 

白石麻衣落座后,打量了下桥本奈奈未选的这家餐厅,典型的西餐厅,装修风格是时下比较流行的极简风,没有太多华而不实的设计,某些地方加上灯光的点缀,能让人眼前一亮,确实是桥本奈奈未会喜欢的地方。

 

不过,一直以来都没听她有提及来过这家店,别的成员也好像没跟她在这家店吃过饭,那家伙自己还是这家餐厅的会员,她是独自一人来吃饭?还是和团外什么人来过?噢…她已经毕业那么长一段时间了,和其他“朋友”来吃饭也不奇怪。

 

思及此处,白石麻衣更加郁闷,邀约的人迟迟不来,她空着肚子等了快15分钟了,白石麻衣又生气又饿,扬手示意侍应,开了瓶红酒,自己跟自己干杯。

 

干到第五杯时,桥本奈奈未悠哉游哉地走过来了。

“抱歉,让你等那么久。”

“干什么去了,你迟到了快半个小时,被告诉我你睡过头了。”白石麻衣幽幽地瞪了眼桥本奈奈未,觉得头晕晕的,用手揉着太阳穴。

好像有点喝过头,白石麻衣酒量不行。五杯红酒下去,也没东西垫肚,虽然不至于醉,但整个人有点飘。

换做平时,桥本奈奈未迟到了,白石麻衣可不敢这样质问她。今天酒精壮胆,有借口可以委屈。

 

对面的桥本奈奈未没走过来时,远远的就看到白石麻衣在一杯一杯灌酒,当即皱起眉快步走上前,连道歉也显得不走心,只想按下那只拿起酒杯的手。

 

成功地阻止了第六杯红酒倒入白石麻衣嘴里,略带不满地说了声:“不要喝了。”

 

这句话三分警告,七分埋怨,白石麻衣听了,心里有点小高兴,装模做样地撇撇嘴,不喝了。

 

两人都饿了,口味也相差不大,避开彼此都不吃的食物,迅速点好菜。

 

菜上得快,他们一边吃一边聊。

 

“最近过得怎么样?”

 

“明知故问,你不是每天都有发消息给我。”

 

是了,白石麻衣每天找不同的理由发消息给桥本奈奈未,表面上嘘寒问暖关心退团成员实则是时刻掌握退团成员生活动态。

 

“你也不是每天都回复我啊!况且…况且,今天还没发呢!”听她这么说,白石麻衣算是懂了,桥本奈奈未选择性回复她发的短信。她好几次没收到回复单纯以为桥本奈奈未忙着学习,现在明白了,连自己这个乃木坂46大top每天忙得睡眠时间剩那么一丁点儿还抽空绞尽脑汁想借口给人发信息,对面好整以暇吃着饭的人压根不想理她。

 

白石麻衣垂下眼不想说话,心里堵得不行。发短信这件事团里成员基本上都知道,跟她亲近的比如松村、生田、生驹、卫藤她们一瞧见她躲在一边对着手机苦心冥想就来打趣她,笑她借口烂,奈奈未看了肯定不懂。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只是躲着我。

 

白石麻衣心里那缕期待的小火苗“呲”一下被浇灭得彻底,只剩一丝虚无的青烟缭缭绕绕缠得心口疼。

 

桥本奈奈未见白石麻衣没继续说话,耷拉着头,满脸不开心。知道白石麻衣生她气了,但生气的点她还没想到,软声道:“刚准备出发前我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了点事,一下子没留意时间聊开了,对不起。”

 

“嗯,知道了。”

 

两人的对话戛然而止,耳边只剩咀嚼食物和餐具碰撞的是声音。

 

“为什么不说话了?”桥本奈奈未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擦了擦嘴,开口道。

 

“食不言寝不语。”

 

“哦…”

 

哦你个大头鬼啊哦,白石麻衣对短信事件还耿耿于怀,又差点被桥本奈奈未这个“哦”气的吐血。这个时候那么听话,早干嘛去了?白石麻衣越想火气越大,已经黑石附体,将自己那份牛排当成泄愤对象,一通乱切。

 

“麻衣,好好的一块牛排都你弄得毫无食欲了。”桥本奈奈未嫌弃地看着。

 

“你管我,又不是你吃!”

 

“我想吃,我能尝尝你的牛排吗?”桥本奈奈未低声问道,眼睛直直地望着白石麻衣,灯光映在她的瞳孔里,仿佛是深邃宁静的黑夜里最亮的那颗星。白石麻衣看出她眼神里无尽的温柔,一下心就软了,却还是不服输般哼哧了声,又乖乖地为她切下一块肉递到桥本奈奈未嘴边。

 

“嗯…好吃,那么礼尚往来,麻衣要试试我的这份吗?”

 

白石麻衣看她给自己切好递过来的食物,没原则的气也消了大半。还莫名地喜欢这种互相投喂的戏码,嘴角边掩不住笑意,张开嘴“啊”的一叫。

 

桥本奈奈未见她笑了,暗暗松了口气,终于把人哄开心了。小心将东西喂到白石麻衣嘴里,自己也笑了。

 

一顿饭吃完,白石麻衣秉持着不能浪费食物的好习惯,硬是让桥本奈奈未和她干杯。于是成功地把自己灌醉了。

 

桥本奈奈未劝也劝不住,拦也拦不了。跟着白石麻衣酌了几口,放下酒杯就看到对面美得像个妖精似的女人醉眼迷蒙地望着自己。那眼神直勾勾的,酒气给她白皙的脸庞染上一层桃红,样子诱人的很,要是别人看到白石麻衣这幅样子,魂都要丢。

 

桥本奈奈未被盯得身子骨酥酥麻麻,白石麻衣的眼神明明晃晃,就差刻上“情欲”两个字,她无奈地叹气,把心一横,严肃道“不准喝了,你当你是卫藤美彩啊?自己能不能喝没个数吗?喝成这样,让你自己一个回去不行,打电话给经纪人接你又会被骂,还不是要我送你回家。”

 

桥本奈奈未智商高达120的人怎么不清楚白石麻衣心里那点小九九,或者说,很早很早以前她就知道了。但她不愿意戳穿,覆水难收,一旦走错一步,后果是万劫不复。她明白这个道理,希望白石麻衣也明白。假如她不明白,桥本奈奈未也有办法,感情这东西,离得远了自然就淡了。所以她一直划清界限,团里的工作要求亲密她没问题,私下规规矩矩,不再越雷池一步。

 

实在没忍住的是在自己毕业演唱会上,读信环节听她哽咽地说出每一个字,甚至绷不住掩面痛哭,桥本奈奈未心里五味翻陈,想着可能是最后一次了,自己也难过地掉下泪来,上前将哭得泪眼婆娑的人搂在怀里,抚着她后背给她顺气。

 

白石麻衣一声“头疼”将桥本奈奈未从回忆里拉了回来。没好气的睨了白石麻衣一眼,喊人结了帐,付好钱,拿过白石麻衣的包包,扶着人离开了餐厅。



评论(2)
热度(45)

© 无趣长方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