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什么刷什么

白桥|只剩你没拆穿我(3)

刹不住车,又写多了…



日起日落,潮涨潮退,五年青春时光刹那就过。桥本奈奈未用了五年光阴剪短发,再蓄长。像是一个轮回,然而这轮回中青葱少女落成优雅端庄的成熟女性,心里装的东西也不一样了。

 

她们都长大了。

 

桥本奈奈未按下快门的那一瞬,眼泪便夺眶而出,豆大的泪珠落下沾湿了鞋尖。她心里一点都不想哭,她应该笑的,为她拍下的那两个人笑。阳光明媚,凉风习习,喷泉跃动的声律多么动听,一切刚刚好,美好又浪漫,她不应该哭。

 

擦干净眼泪,只觉心如明镜,透彻清明。那些情啊爱啊注定要随她一生的,纵使化鸟成鱼,终究逃不出一方天地,如果相忘于江湖,情也是比江湖更大的。

 

她和白石麻衣是孽缘,可好歹是缘,躲不过,就顺其自然吧。

 

桥本奈奈未打开手机相册,手往下滑动翻出一张很久以前的照片。照片上她和白石麻衣在第六张单曲Girl’s rule 的MV拍摄现场,她们身上穿着那条水蓝色的连衣裙。画面左边的桥本奈奈未手上拿着MV中那台录影机,镜头对着右边熟睡的白石麻衣。

 

这张照片乍一看很普通,若仔细看桥本奈奈未的眼睛,能发现褐瞳中有一抹水蓝色的倩影,与藏不住的款款深情。

 

松村沙友理发这张相片给她,附了一段话:实在忍不住拍下的,你放心,发给你后我就删了,一点记录都不留。我不会去评价你们什么,但我总是愿意为你们保守秘密。

 

她桥本奈奈未手机换过几台,很多照片没留下,唯有这张,好好地保存着,连同她对白石麻衣的爱,一藏就是四五年。

 

 

 

回日本吧,回去她就知道怎么做了。

 

桥本奈奈未静悄悄地离开日本,又静悄悄地回到日本。

 

到家后,收拾好行李,泡一本热茶,舒舒服服窝在沙发上整理这趟旅程的照片。不同景点的分门别类放好,要晒出来摆进相框的又另外打包,再选些用来制作明信片随手信一起送人。那张最后在喷泉拍的,桥本奈奈未单独挑了出来,将它和松村沙友理发给她的照片放在同一个文件夹里。

 

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她放下手机正打算去洗澡,聊天软件的信息提醒音恰好响起。瞄了一眼,是白石麻衣发来的。纽约的那个星期,白石麻衣一条信息都没她发,大概之前的自己表现太过分,真的生气了。

 

今天刚回东京,白石麻衣的信息就发过来,也太巧合了。

 

桥本奈奈未点开对话框,“有粉丝在机场认出你了。”配上一张她在羽田机场的图。

 

桥本奈奈未忍不住惊叹,粉丝的图也能收到,消息还真是灵通。仿佛能想象得到白石麻衣这个电器白痴笨拙地用电脑手机浏览各种社交媒体的模样,尽管这种行为有点小恐怖,但也是白石麻衣对她的执着。

 

她打字回复:“给你买了手信,有空的话过来拿吧。”

 

发完这句话她还有点后怕,白石麻衣很有可能下一刻就按响她家的门铃。

 

 

正在录制工事中的白石麻衣回休息室看到这条信息激动的拉着松村沙友理转圈圈,嘴里还不停嚎叫,所有人被吓得一个激灵,松村沙友理被她转的头昏脑胀,赶紧扯开她趴地上干呕。白石麻衣乐坏了,也懒得跟成员解释,打开行程表在那里看自己什么时候下班。

 

可惜的是,结束工事中的录制,她还有杂志采访、封面拍摄等好几样行程,今天是肯定没空去找桥本奈奈未了。说不沮丧是假,但转念一想,桥本奈奈未消失了一个多星期,一回来就要给自己手信,这说明心里头还在乎她,两人还没走进死胡同。既然如此,五年她都能过了,这一天半天难道她还不能等么。

 

于是冷静下来,赶紧跑去安抚那可怜的松村沙友理。

 

事与愿违,接下来几天白石麻衣的行程排得满满当当,工作做完已然是凌晨两三点。这个时间,桥本奈奈未也该睡熟了,虽则她内心住着的小魔鬼让她很想去扰人清梦。但即便把桥本奈奈未吵醒,跟昏沉状态下的桥本奈奈未也说不了话,很有可能还会被嫌弃。

 

乃木坂46有一条铁律,千万不要与刚睡醒的桥本奈奈未说话。

 

白石麻衣脑海里浮现出桥本奈奈未一脸怨怒的神情,一个寒颤,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还是择个天朗气清,微风和煦的日子去拜访比较好。

 

不晓得桥本奈奈未这个呆子要送她什么手信,那一个星期她去哪里,做了什么,见过什么景什么人,白石麻衣很想很想知道。

 

不知不觉,天气转寒,进入萧索冰冷的冬季。

 

接近年末,白石麻衣依旧是忙碌工作的偶像,她和桥本奈奈未还未见上面。有好几次她有空,正准备去找桥本奈奈未,经纪人一个紧急电话,不得不又成为工作的小偶像。只在十一月下旬,她去到了桥本奈奈未公寓,按了好久门铃没人开门,打电话提示关机。她要赶行程不能多留,迫不得已离开了。

 

她们好像总是在错过。

 

当天晚上,她试着打电话给桥本奈奈未,“嘟…嘟…嘟”的响了几声,她听到久违的,熟悉的嗓音。

 

“喂,麻衣。”

 

“今天上午去你家,等了好久没人开门,电话也不接……”白石麻衣小声嘟囔,忽地听到电话那头有些怪异的小噪音,“你那边咔咔的什么声音?你在修脚甲吗……”

 

“哈哈。”桥本奈奈未干笑道,“这都给你猜到了!哦,我上午不在家,出去了,电话没电。”

 

白石麻衣有点着急:“那明天呢?明天你会在家吧,我实在没办法啦,明天午餐时间我可以溜出来见你。”

 

“那你午饭怎么办?”

 

“你煮给我吃啊!”白石麻衣一副理所当然,说话音调提高了不少。

 

为喜欢的人洗手作羹汤是什么感受。

 

桥本奈奈未表示也不过如此。她很早便会做饭,在团时也给大家伙做过,白石麻衣自然也不是第一次吃她做的饭。白石麻衣说要来吃饭,不过是多一个人多双筷子罢了。

 

她随意煮了些,一菜一汤,有荤有素,怕白石麻衣需要保持身材又不够饱,特意备了点水果。

 

白石麻衣披着冬天凛冽的风如期而至,栗色的发丝柔软透亮,脸上笑意浅浅,如沐清风。她穿的单薄,上身只套了件女式长西装,看着就不禁冷。想来是赶时间,匆忙间抓来穿的。



评论
热度(31)

© 无趣长方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