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什么刷什么

白桥-只剩你没拆穿我(4)

桥本奈奈未把饭碗递予她,在饭桌另一边坐下,两人相视一笑,齐口喊了句:“我开动了!”开始吃饭。

 

白石麻衣心情好,嘴里嚼食物也要盯着桥本奈奈未,“fufufu”的一直傻笑。她一心二用,吃的自然就慢。见她老半天才扒了两口饭,桥本奈奈未沉声道:“傻了吧唧的,好好吃饭,吃完我把东西给你,你早点回去工作。”

 

白石麻衣撅起小嘴:“急什么,你做的好吃我才吃慢点品真点,这样才好尝出味道。工作我肯定是会按时回去的,我一点都不着急。”

 

桥本奈奈未挠挠脸,决定还是告诉白石麻衣:“我着急呀,我下午五点回北海道的飞机,吃完收拾收拾就要出门了。”

 

空气忽然凝注,白石麻衣瞪大眼望向桥本奈奈未,本来笑意盈盈的双眸此刻像是覆上一层纱帘遮盖了光,黯淡了许多。

 

桥本奈奈未看她一副将哭未哭的表情,也有点慌神,立马安慰道:“想什么呢,年末了,我回去陪陪家人。过完新年我就回来。”

 

听完她的话,白石麻衣好受了些,却还是忍不住抱怨:“那么久…”

 

桥本奈奈未叹叹气:“不久,很快的。年底工作多,你忙起来,时间眨眼就过去了。你想我,打电话发信息都行,我马上回你。”

 

“真的?”“真的。”

 

白石麻衣吃到了糖,眼里的点点星光又重新出现。见她开心了,桥本奈奈未便给她夹菜盛汤,催她快点吃。

 

吃饱喝足,两人合力清洁整理好厨余。

 

桥本奈奈未擦干净手,眼神示意白石麻衣到沙发坐下。随后自己进了房间。出来时,手上提着一个精致的小包装袋。

 

白石麻衣瞅着那袋子,心里乐疯了,又紧张又兴奋。面上还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乖乖地坐着,其实紧握成拳的双手早已渗出汗来。

 

桥本奈奈未在她面前站定,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背着双手,礼物没有马上给白石麻衣。

 

“麻衣,”桥本奈奈未说,“记得你喝醉后我送你回家那个晚上吗?……我想你是记得的,因为你并没有醉到不省人事对不对?你也一定看到了我趁你迷迷糊糊时偷看你的样子,你肯定在心里笑话我了,笑我又傻又呆的。”

 

她缓缓说道,一字一句都讲得清楚,低缓而淡然的嗓音宛如古旧的留声机在明媚的阳光中轻轻传出的乐声。白石麻衣仰头听得认真,鼻子有点发酸。

 

桥本奈奈未继续道:“可我只能趁那个时候好好看看你,再好好地将你的模样用力地刻在脑子里,一辈子也不想忘记。”

 

白石麻衣没忍住,一颗一颗珍珠泪吧嗒地滴落膝盖处的布料上,湛出好看的花。

 

“哪知道你这么小心眼,发现我偷看你,你就要报复亲我。”她蹲了下来,向白石麻衣调皮地眨了眨眼。

 

“你亲我之前,在我耳边说了句话。我觉得很重要,所以现在我有必要亲口回答你……我也是。”她真挚而温柔,面对白石麻衣时是冬天里暖入心扉的太阳是也夏季拂去燥热的凉风。

 

“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但你要赶回去工作,我也要去机场了。呐,这是我在纽约给你带的手信,你回到家再看。”

 

白石麻衣哭得说不出话来,接过礼物,倾身把头抵在桥本奈奈未的肩膀,小声的啜泣。

 

桥本奈奈未伸手把她环住,像是那场离别的演唱会里相拥的她们一样。

 

或许这次不需要离别。

 

终于等白石麻衣止住泪,两人才起身,一前一后离开。

 

 

 

白石麻衣回到家,第一时间拆礼物。有一瓶香水和一张信封,她认得这瓶香水,在奈奈未梳妆台上有一瓶一摸一样的。揭开信封,里面是两张明信片,一张的印着的照片是喷泉前两个外国女生拥吻,另一张印着她从未见过但却是自己和奈奈未的照片。两张明信片桥本奈奈未都写了字。

 

“你看,其实我不止一次偷看你了。你不能怪我,谁叫你长的好看呢?你说喜欢我五年了,我知道的,因为早在你喜欢我之前我就喜欢你了。”

 

另一张,“她们是我在纽约中央公园遇见的一对情侣,我在对面看见她们很幸福很甜蜜,即使身旁有恶意的眼光也毫不在意,她们就在最合适的时机,最美丽的景色下接吻,以满腔的爱意回馈对方。我那时觉得好羡慕啊,麻衣,一瞬间我回忆了许多。如果新年牵着我的手去参拜的人是你,圣诞节笑着对我说雪花真美的人是你,在街头情到浓时害羞着亲我脸庞的人是你,那该有多好。”

 

白石麻衣读完,面无表情地拿起手机拨通了桥本奈奈未的电话。

 

电话一通,不等对方反应,她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冲着话筒喊:“桥本奈奈未你这个笨蛋!!”

 

“哎…………聋了…聋了…”

 

“我很生气我跟你说!写的那是什么东西!”

 

“表白也生气啊?”

 

“五年前你不跟我表白,五年后我都老了五岁了你才跟我表白,有你这样浪费时间的吗?”

 

“这不是浪费时间,是在等时机成熟。五年前我们是女子偶像,要分清轻重。”

 

“我现在也是女子偶像,你就分清了?”

 

“嗯……所以表白的生效期是你毕业以后。”

 

“你就是个胆小鬼,还一次两次偷看我,呸。”

 

“一辈子的事,胆小点好。”

 

“就你油嘴滑舌的。什么时候学会说肉麻话的,还新年圣诞节,你人都回老家了好吗!”

 

“麻衣,你来北海道吧。新年,组合有假期你就过来。圣诞节我们过不了,新年我们一起过。”

 

“…………好啊。”

 

 

“白石桑现在最想去哪里呢?”主持人问她。

 

“想去北海道!”

 

“哎,是为什么呢?”

 

“想吃北海道的螃蟹!”


-End





(北海道螃蟹的视频原po好像删了,贴吧我也没找到。

不知道当时是不是这样说的。)





评论(7)
热度(37)

© 无趣长方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