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什么刷什么

短篇|清明舞

Mr.RicKy:

-策秀百合-
又是一年清明。
边疆的战事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雨而稍稍冲缓了些,硝烟和水雾纠缠着弥漫四周。大漠的昼夜都变得极不真切。
天地云翳共色。
白霭茫茫中似乎突然闯入了一抹艳丽。
霓裳水袖锦鲤尾,绣饰金簪惊鹊飞。雨落幽幽,濡湿了她的云鬓衣袂。红妆微溶,却丝毫不减她眉眼间的秀丽,只是脂粉之下的脸庞稍显苍白。
手执一酒,背负双剑。这样走着,便到了沙场,到了边疆上狼烟冉冉的地方。
缓缓停下,转身向南。风吹起烟尘,雨又生起薄雾。好像谁策马而来,踏风而起。她抬眼,却只见沙疆尘雾朦胧。
北方秦地难得的雨。
不顾折戟断剑划破膝上凝玉的肌肤,就这样跪下,倾酒于黄土,将手中一壶酒与天地共饮,酒香清冽便顺势随风扬起。敬去一半,余下半盅仰首灌下,直入愁肠。
饮罢,将酒盅随手一掷,便抽出双剑,随风起舞。
干将霜回满堂势,莫邪冰心鹊踏枝。舞剑如拨弦,霓裳六幺间的起承转合与高山流水合辙押韵。霍如羿射九日落,矫如群帝骖龙翔;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剑挥剑收,绛唇珠袖;剑影留痕,上元点鬟;剑气如虹,回雪飘飖。
双颊赧红,女儿红的酒劲蓦地袭上眼眶。
恍惚间似乎看见那人长发明眸,英气凛然,眉目如画,在江南烟雨中与她邂逅,瘦西湖边撑伞看她。
可惜大漠满是黄沙。
时光荏苒,当年她公孙一舞名动四方,她长枪立马以匡国家。同为女子,却又为彼此暗暗倾了芳华。
相逢相知本无意,乱世最难相许。
她一身银甲红装骞马,只为奔赴战场。手执炎枪斩破烽火,紧握重黎直指虚空。浴血诛奸佞,却徒留黄沙埋骨。
大漠胡风呼啸着唱出羽衣舞歌,远方的孤隼嗥鸣和奏。她有些醉意,却强撑着舞完这一曲。
螾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王母挥袂别飞琼,跳珠撼玉何铿铮;翔鸾舞了却收翅,唳鹤曲终长引声;当时乍见惊心目,凝视谛听殊未足。
这一曲,这一世,她只舞过三次。
一次初见,一次饯行,一次相守。
清明时节雨纷纷。
急旋慢转,她不顾一切地舞着。地面在撼动,她甚至听见了战驹嘶鸣的声音。可她还是舞着。执着双剑,似乎灌注了千百次轮回的祈愿,都付诸这公孙一舞。
这一世相守,便都还与将军罢。
雨清天明。
她舞着,迎着千军万马,仿佛倾尽了一世芳华。
-
后记:
写得不明不白的纯渣文而已 。
文题大概是「清明」吧。
今天去扫墓的时候下着雨,看到冉起的白烟就莫名其妙地开了脑洞。
其实这个“愿与将军的遗骨一起相守在战场”“你死了我也不愿独活”的故事明显更适合藏剑的随心。不过秀坊女儿的剑舞,却好像更加容易寄托这份哀思呢。
七秀红颜只身奔赴战场,耗尽芳华也要杀敌以报国家。这大概是天策毅魂的托付吧?乱世江湖,同是女子,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可能。一个秀坊舞魁,一个天策名将,相爱或许是错,相许或许也是错。只是在这浮荒虚世,感情本来就没有什么对错。
说不定少林遁入空门,纯阳弃俗修道,也只因有了不该有的执念罢?
相爱本就无错,错就错在于乱世相许而已。要知道,在这兵荒马乱的动荡中,什么海誓山盟永远都只是空谈罢了。
爱便爱了。
若要恨,又能恨谁呢?
-
咳矫情了一下写得不好见谅啦 (´-ι_-`)
话说我怎么觉得后记的废话比正文更耐看呢 (´・_・`)
RicKy/2014/03/29

评论
热度(17)
  1. 无趣长方形Mr.RicKy 转载了此文字
  2. 安归Mr.RicKy 转载了此文字

© 无趣长方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