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什么刷什么

关于根妹的大棉袄,让我给你讲个故事

POI百合病社:

管理员:此文也许ooc,也许并不。有趣的文章,值得一看。


ymz-002:







女朋友一口气看完了415和416,不解的问我,根妹为什么要改穿那么怂的大棉袄?纽约真有那么冷吗?我摇头说,不,只看表面太肤浅,你没有领会到POI导演和编剧的意图,这是在向张艺谋致敬,你看过秋菊打官司吗?女朋友疑惑的看向我,我只能微微叹气,好吧,那我就给你讲一个长长的故事好了。








所以说一出悲剧的开始,往往都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证券所CEO葛先生下海早,靠做安利起家,手腕灵活,长袖善舞,年过花甲终于当上了成功人士。这个年纪的成功人士都喜欢公司开年会,宝马雕车一夜鱼龙舞,很有点与民同乐的味道。上峰有好,那么证券公司就开年会,唱唱跳跳好不热闹,就连保安肖大锤的媳妇儿都站出来唱了一首Crazy。







就这么一首荡气回肠的Crazy,搭着根妹的漂亮脸蛋,直接炸裂了葛先生的听觉和视觉。好似老树发新枝,又好似久旱逢甘露,葛先生这所年久失修的老房子就这么着了火,这把火烧了桌椅烧门窗,越烧越旺,每一个火苗都映出根妹含笑的眼睛,烧得葛先生难以安睡,从此每次再看到肖大锤,怎么都有了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说起保安肖大锤的家庭,还真是一笔糊涂账。肖大锤的老爹喜欢打牌。打牌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退休老人谁还能没点爱好?可老爹的喜欢那叫痴迷,每天吃了饭推了碗,就借着遛狗的名义拐进棋牌室。时间长了,连肖家的宠物狗小熊都成了牌精,老爹脑子一抽出错牌的时候,它能舞着爪子把牌给截下来。大锤的老娘冯七困在家里穷极无聊,就只能玩玩电脑,从开机学起,一直学到玩剑三。有大把的时间来苦练技术,再加上颇具领导风范,居然做了浩气的团长。每天除除红名跑跑商,周末打打攻防,退休生活过得极端轻松愉快。直到某天他跑商的时候,一个红名的小叽萝落在他面前,看清对方名字的那一刻,冯七差点爆血管。从此外孙女克莱尔和外婆冯七就结下了梁子,天天在家里吵得不可开交。正处在叛逆期的外孙女觉得外婆管天管地管得宽,外婆觉得外孙女天天沉迷网游简直要不得(不然装备分数怎么会那么高?),再说了,好好一个大姑娘,居然跑去当恶人!








女朋友打断我说,我明白了,葛先生就是秋菊打官司故事里的村长,有权又任性,想在公司开年会就在公司开年会,说不让秋菊建辣子楼就不让建辣子楼,他们就是人治的代表;根妹和保安肖大锤就是秋菊夫妇,处在社会底层,是人治的对象。但是你画那么多笔墨介绍大锤的家庭成员又是作甚?我恨铁不成钢的拍了拍桌子:愚蠢!对角色生活的全面挖掘会让角色更立体,故事更深刻!你到底还要不要听下去?








葛先生有一个叫马提拉的金发小秘书,公司上下齐齐送她江湖名号马屁成精马提拉。江湖名号真是个好东西,形象且直观,就好比说起神行太保都知道戴宗日行千里,说起钢铁侠都知道小史塔克全身刀枪不入,说起葫芦娃老六都知道被动隐身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好技能。马提拉自然也对得起她的称号,葛先生的任何一个举动她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那日年会上留意到葛先生频频看向根妹的灼热眼神,她的心里自然有了计较。于是她在公司电梯里稍微动了下手脚,然后去报告老板:“葛先生,公司的电梯好像出了一点问题,我们是不是该让肖保安去看看?”电梯坏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会叫个保安而不是技术人员去解决?马提拉没有解释,葛先生自然也不会去问。这段对话成了两人之间心照不宣的小秘密。




肖大锤的对讲机里传来让她去修电梯的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吃午饭。午饭是根妹送来的,如果说这个操蛋的世界上还存在着那么一丝温情的话,小两口的感情无疑包含在内。大锤放下碗,在裤子上随意擦了擦手,骂骂咧咧的去查看电梯,根妹一边收拾着残局,一边盘算着周末怎么避开家里老的小的,带着大锤去吃一顿她念叨了很久的牛排。




然后哐的一声巨响。




根妹奔到电梯边的时候,只看到大锤倒在地上。被响声惊动的人群从四面八方涌来,把呆立的她挤得离事故现场越来越远,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幸灾乐祸的说,这次算是真的见识到什么叫头被门夹了。







大锤再醒来的时候,记不得了所有的人和事,不管是李四爹冯七娘还是克莱尔和根妹,再问她事发经过,也什么都想不起来。医生跟根妹说,这是脑部受到撞击所致的失忆,至于可不可能恢复,或是什么时候恢复,只有老天爷才知道。




出事之后公司的态度非常不友好,把责任都推给了此时无法为自己辩驳的大锤,说她操作失误导致自己受伤。葛先生倒是来医院看望过大锤一次,趁根妹出去找医生的时候,他柔声安慰病床上的前保安:员工你好,我会照顾好你的媳妇儿的。









女朋友又一次打断了我:我知道啦,葛先生害大锤失了忆,就跟村长踢伤了秋菊丈夫的命根子一样。秋菊去找村长说理,那么根妹也会去找葛先生要一个说法。我笑着点头:这就对了,回到你最开始提的那个关于根妹着装的问题,你现在知道为什么导演会要她穿上这么一件怂得要死要死的大棉袄了吧?你看,根妹身着大棉袄,失魂落魄的走在纽约的街头,跟秋菊身穿大红棉袄,失魂落魄的走在雪地里的心情并无不同。








女朋友沉默了一下,说,根妹很可怜。我很好奇的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打牌爹和浩气娘都靠不住,更不用提那个青春叛逆期的网瘾女儿。秋菊去县里和市里告状,还有她的妹子陪着,根妹什么都没有。




根妹不是一个人。我看着女朋友的眼睛说。你听我讲下去,故事还没有结束。








面对这样突发的灾难性事件,根妹一筹莫展。她也只能一筹莫展。作为一个在商城专柜里卖电熨斗,靠卖出一只提成二十块来补贴家用的底层销售人员,对于怎么去找葛先生讨要说法这个事情,她还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每天在医院看着痴痴呆呆的大锤,回家再看着吵闹不休的家人,铺天盖地而来的压力让根妹觉得,她就快要发癔症了。




根妹年轻的时候发过癔症。总觉得耳边有个声音在对她说话,教她如何待人接物。她试图不去理会,但是那个声音会变本加厉的以各种方式提醒自己的存在。她走过的地方公用电话会响,碰过的电脑会自动弹出界面,挂上耳机听音乐更是不行,所以那么多年过去,根妹只会唱那么一首Crazy。她的家人对此非常害怕,把她送到精神病院。负责她的主治医师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看了她一眼就说要电击治疗。被绑上病床的时候根妹正在给这个声音起名字,电流接通那一瞬间她只来得及说了一声“他妈...”就失去了意识。再醒来的时候,这个声音变成了她的第二人格,躲藏在她无意识的深处,还按根妹的意思给自己起好了名字,就叫“他妈”,缩写TM。




这个秘密根妹只告诉过大锤。在她的成长过程中,TM给予了她莫大的帮助。每次她有危险的时候,TM就会挺身而出,像一个手持双枪身穿皮衣的女战士一样,将横亘在她面前的所有障碍悉数荡平。而现在,为了对抗邪恶的证券所和葛先生,为了找回她的大锤,她必须和TM并肩战斗。








我对女朋友说,你看,根妹和TM就像秋菊和她的妹子一样,为了爱和正义,公理与和平,或者说,为了一个说法,她们会一个副本一个副本的刷过去。刷完县公安局再刷市公安局,刷完马提拉再刷葛先生,直到达成目的。我不知道诺兰会怎么去设置这些副本里的怪物和boss,也不知道根妹和TM会具体面对怎么样的困境,但是我相信,在编号424242424242424242的平行时空里(银河系漫游指南说42是生命、宇宙以及一切事物的终极答案),穿着怂得要死的大棉袄的根妹会伸出手,隔空和穿着大红棉袄的秋菊的手握在一起,因为这些英勇的女斗士,POI里那哪怕在黑暗里也熠熠生辉的人性和秋菊打官司里那从不曾被放弃的人权,会得到最终的胜利。




女朋友忍无可忍给了我一记耳光:所以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听你讲故事,就是为了让你用老版钢之炼金术师的结局来哄我?大锤呢?到底会不会回来?




我说不不不不,亲爱的,你听我说完,大锤当然会回来,我连她回家的场景都帮导演设计好了。








肖大锤最终还是回了家,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她环视了家里一周,陌生又熟悉。最后她的目光定格在客厅的墙上,那里挂着一张根妹去年夏天在海边拍的比基尼照。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感叹到:“当时他怎么就听到你唱歌了呢,要是当时是看到这张照片的话,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狗屁倒灶的破事!”











评论
热度(167)
  1. No.20160418ymz-002 转载了此文字  到 Shoot Archive
  2. FR.SHOOTymz-002 转载了此文字

© 无趣长方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