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什么刷什么

治愈中。(白桥白桥only白桥~)

白桥这次在立直的pv里也挺适合“辗转人间浪淘沙,遇见她,恰似春水映梨花”这句话的。

这里圈养好姑娘:

感谢索尼大法!11th让夹缝里求生存的白桥众圆满泪崩~


拍的这么美,怎能不脑补!不脑补简直对不起党的一片心~~~~


那么已倒在百合花海里的po主,渣文献上,请诸君抚摸、顺毛、轻拍砖~




根据自己理解,PV最后的小女孩是不存在实体的,那只是重新敞开心扉的桥本的一个影像——


               1.画风不同但和最开始的小桥本就是同一个人。


               2.一样的名字。虽然可以说是一种延续,但妈妈又没死,母女俩叫同样的名字太诡异了。而导演借老白的问小女孩名字,然后明确说出是桥本奈奈未。


               3.小桥本妈妈走之前跟小桥本说,等她回来要跟她说欢迎回家。结尾小桥本目不转睛盯着老白的时候,大桥本对老白说了这句话,还有最后的定格镜头不是白桥是这个小孩子(也可以看做她是歌曲的主题)。


               4.在田野小道上,小桥本对桥本说想吃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做。理解为这是桥本从小母爱缺失对妈妈的一种缺憾。所以是女儿(她)给妈妈做饭。


               5.结合歌名,重新振作。桥本在妈妈走后就封闭了自己的心,是老白让她从孤独中走了出来。所以当老白回来时,看到了已经走出阴霾的桥本。那个小女孩,可以说是在妈妈没有离开前活泼开朗的桥本,也可以说是经过治愈回到了当初的桥本。




所以!在这篇文里并没有桥本和别的男生结婚生子的戏码www除非那小孩儿是我和桥锅锅的=w=




好啦,请搭配白桥GL篇的BGM,一起畅游在这片百合花海里吧(误)







------------生命如此美好,我却执着邪教分割线--------------------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喜欢跟在那个人的后面。


明明最先上来主动搭话的,是对方。


从小到大,习惯冷眼旁观着人群,怕冷,还有过分热闹。


这样孤僻的自己怎么可能会主动和谁拉近距离呢。


而这个世上除了父母以外,大概也没有谁能无条件对你宽容和友善了。


你一副生人勿进的嘴脸,别人也不想来自讨没趣。于是在这个工厂里,和同事们保持着礼貌疏远的距离,重复机械乏味的工作,领着勉强维持生活的薪水……即使如此,也没有要做任何改变的打算。


反正生命从很早以前开始就已经如同一口枯井,寸草不生。


但是父母啊……


双手在缝纫机前机械操作着,思绪穿过嘈杂闷热的机房回到从前,幼年时母亲离开的记忆再次袭来。


「妈妈很快就会回来,到时候一定要对我说欢迎回家哦。」


十几年过去了,很多事情在时光流逝中变成了模糊的影子,像过期的录像带放出来的只是呲呲呲的雪花。但母亲离开前那张强颜欢笑的脸,桥本记得清清楚楚,恍如昨日。


郁郁寡欢的父亲一年后又有了新的家庭,后母生了可爱的男孩子。他们一家三口温馨和睦,在那间幸福的房子里,小桥本找不到自己的位子。


既然是多余的存在,不如把你关起来好了。


心里面那个声音蛊惑着,怂恿着她……


「小心!」


桥本回过神来发现差点被缝纫机扎破手指。她惊魂未定看向后方那张漂亮笑着的脸,「果然,经常都在发呆呢!」


这个人叫白石麻衣,作为同事存在于桥本奈奈未的生活里。


应该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才对,和这里的每个人一样。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却变成了比任何人都亲密的距离。




*




白石是比桥本后来到索尼纺织厂工作的。但她仅用了一个礼拜不到的时间,已经和女工们打成一遍。


桥本惊讶于这个人的社交能力,不能理解为什么白石和每个人的关系都其乐融融。当然也不是说桥本和别人相处就剑拔弩张了……但果然,自己就像深川说的那样,是有社交恐惧吧。


直到那天桥本和白石一起加完班,她原本想着寒暄一句辛苦了就结束走掉……


「啊~~总算做完了。肚子好饿……Nanami酱要一起去吃宵夜么?」


身后却传来那个人慵懒的邀请。


桥本呆呆地回头,看到白石冲自己眨眨眼睛。


原本有很多理由可以拒绝的。


或许是因为厂房太闷热想透透气,或许是因为真的有点饿,或许只是因为白石麻衣闪烁在昏暗灯光里的璀璨笑容。


桥本觉得自己内心在那瞬间被一根针温柔地扎了一下。


她和她在此之前几乎从未说过一句话,但这个人一开口,就叫她nanami酱,而不是hashimoto桑。


真是个奇怪的人。


「别发呆啦,快去换衣服~」


转眼白石已经换好私服来到她身边。


「哦,好……」


桥本伸手托了托鼻梁上的大眼镜,乖乖的跑到更衣室去。


白石看着她措手不及的样子,忍不住笑出了声。


「真是个呆子。」


但非常可爱。




*




那天晚上她们吃了关东煮,还有不太地道的章鱼烧。


回去的路上,桥本跟在白石身后,听她说最好吃的章鱼烧在大阪城里。她休学旅行的时候去过一次,那味道毕生难忘。还有大都市里各种有趣的事物,繁华的街道,色彩斑斓的霓虹灯……


白石像讲童话故事一样,给桥本描述着外面世界形形色色的风景,然后忽然停下来转身看着桥本。


桥本低着头一个没注意,差一步就和白石撞个满怀。


面对面地愣在那里,漫天星光伴着马路两旁的灯光,是相当近的距离,隔着呼与吸。


大概过了几秒,桥本反应过来立刻后退几步。


「你怎么忽然停下了,好危险……」


她眼神飘忽不定看着别的地方。


白石也回过神来,「那个……因为都是我在说啊,你都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很烦?」


「没有……你说的很好听。」


虽然桥本只是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但白石还是觉得心跳漏了一拍。


大概是这家伙平时太冷淡了,才会觉得这样的温柔相处都特别奢侈。


「怎么了吗?」


「没有……」白石连忙转身继续走着,桥本也不紧不慢跟着她。


「nanami酱,有想过以后的事么?」


「以后?」


「不可能一辈子呆在纺织厂吧~」


白石说的理所当然,但在桥本看来也没什么不可能的。


「喂!总该对人生有所期待吧,我们还很年轻哦~」


期待么……很早以前桥本确实有过。


每天都跑到母亲离开的路口,望穿秋水希望这条路的尽头会出现熟悉的身影。而每一次的期待换来每一次的失望。当桥本终于意识到母亲再也不会回来后,她也彻底放弃了自己。


「白石桑……在期待什么呢?」试图把话题从自己身上移开。


「嘛,正因为是不知道的事,所以才期待着。还有不许叫我白石桑,是mai~叫来听听。」


「…………Mai」


「在!」


像在被老师点名后举手一样,白石非常认真地伸长手臂回应桥本。


桥本被对方的举动逗笑了。见到她笑,白石也笑了。原本一前一后的位置换成白石跑到桥本身边拉着她袖子,「我到家了。」


穿过永福车站开始的道路,沿着大胜轩的侧路一直走,拐过十字路口再下坡……原来已经走了这么长。


桥本看到了一栋老公寓,周围爬满墨绿色的爬山虎。旁边还有一片空地,好像在不久的将来会建起新的高楼。


「四楼挂着风铃的地方,是我的卧室。」


白石软软的语气拂过桥本耳畔,她觉得痒痒的。


「nanami有空的话,可以来找我去城里逛街~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明天见。」


桥本稍微拉开这距离,点点头,「好,再见。」


她头也不回地就走掉了,没有发现身后那双温柔的眼睛一直如影随形。




*




在那之后生活也并没有什么改变……或者说唯一改变的,是和白石麻衣的关系。


「nanami怎么总是吃一样的便当,没有营养的啊!明天我多做一些带来吧。」


「这周休息nanami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城里?我们去买新衣服好不好?」


「nanami和我不是顺路么,我们可以一起回去~」


「nanami不要发呆啦,走请你吃宵夜~」


「nanami有什么心事可以告诉我,因为比你大,mai我是姐姐哦~」


等桥本意识到的时候,好像已经和这个人分不开了。但奇怪的是她并不排斥这份悄无声息增长的亲密感,相反或许因为很久没有这样一个人,在乎她的喜怒哀乐,关心她陪伴她,所以对于白石的出现,桥本才会想要加倍珍惜。


像是漫长孤寂的生命里亮起一束光,微小却温暖,让人忍不住想紧握在手心。


她很喜欢这个人。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缘由,但真实地喜欢着。


大概对她而言,喜欢就是每天能跟在白石后面,送她回家。


桥本没有想过要把这份感情告诉任何人,她即兴奋,又不安。


「Nanami今天有什么心事么?」


「Mai刚才说……想成为电视里的人?」


下班前,同事们彼此抱怨着这份工作有多辛苦廉价,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白石却第一次说出了要辞职的话。


如果对这个世界不满的话,首先改变自己吧。她想要辞职离开这里,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嘛,是呢……」


刚才还很轻松的脸上露出一点勉强的笑意。本来就没有打算一直留在这个地方,如果不是遇到了桥本,白石想自己应该会更早更干脆的离开吧。


彼此沉默着又走了一段路,白石忽然转过身来倒着走,「有空和大家说说话吧~」


桥本犹豫着,「我还是不太习惯这样。」


不想要和别人亲近,不想要建立不必要的感情。对她而言如果最终必将会面临分别或者被抛弃,有了感情只会让自己更伤心。


所以她很害怕白石有一天也忽然离开自己,像妈妈一样去很远的地方再也找不到了。只是桥本从来没有把自己的事跟白石说过,她没有自信对方能理解自己的怪异和孤僻。


白石依然轻快地走在她前面,脸上挂着桥本最喜欢的笑容。


「对了,我发现了一个地方。」


「唉?」


白石的笑容微妙变动着,但还是再一次说出了那句让桥本不安的话,「在辞职之前带你去吧,秘密基地。」


已经决定好的事,为了不想辜负自己的人生,是无论如何都要离开的。但在此之前,至少希望与你的回忆能好好留下来。




*




这间废弃的植物园桥本没有来过。她不是个会轻易破坏规则的人。


但白石直接无视禁止通行的告示牌,领着桥本穿过布满植物的玻璃长廊。


秋日阳光穿破云层和房顶慷慨折射进来,空气里弥漫着腐败与自由夹杂的气息。还有不知名的虫子的叫声,青翠欲滴。


白石嘴角上扬,沐浴在这片纯净阳光里。


「一到这里,我就会将自己失败的人生进行总结。并重新燃起斗志。」


那天白石的笑容和这句话一直鼓励着桥本,伴随着她走过了将来无数的日日夜夜,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候,桥本只要一想到这些就觉得能够有勇气继续前行。


「nanami过来帮忙一起把这里打扫出来吧,果然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换作是以前,桥本从来不会参与别人的事。但也许如今对她而言,白石麻衣已经不再是别人。


「好。」


植物园断断续续收拾了很多天,而每一天两人在下班后去那里的时光对桥本来说都很快乐。好像终于在某个地方得到了自己的位置,让她不再觉得桥本奈奈未是个多余的人。


桥本在上班的时候偷着傻笑,白石从后面扔了一个线头过来。转身看到她用唇语对自己说着上班时间不要走神……原本以为是严厉的提醒,下一句却是「会扎到你的手!」


桥本心里甜甜的,线头在手上绕了一圈,认真地冲白石做了一个遵命的手势。


「傻瓜。」白石扬起嘴角低着头,继续机械地重复手上的工作。


那天桥本在收拾植物园的时候找到一枚发夹,非常可爱。她小心拍去上面的灰层,把白石叫过来并为她带上。


「好看吗?」


「嗯,mai最好看了。」


白石很高兴,不知道是因为发夹还是桥本的赞美。她和桥本说话的时候,终于在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重新整理好真不容易呀,但下次我们可以过来喝下午茶了。」


「下次是什么时候?」桥本老实的问。


「明天。」


「来得及准备么?」


白石露出非常好看的笑容,「nanami什么都不用准备,只要人来就好了。」


等到第二天桥本再来的时候,她觉得白石一定是会变魔法,才能把电影里的场景搬到自己眼前。她看着那个人带来了绘满鲜花的桌布,还有非常柔软的抱枕、精致的茶具,新鲜水果,一早起来做的点心……


「什么时候准备的这些东西啊?」桥本在白石拉着她坐下的时候问。


「上个礼拜和真夏进城了一趟。」温度适中的红茶冲在蓝色瓷器里,白石递了一杯给对面的人。桥本接过泯了一口,甜度什么的都刚刚好。


「你没有叫我陪你去?」稍微有点吃醋呢。


「故意不叫的!那样才能给nanami惊喜~要不要试试三明治,我一大早起来做的哦!」白石揭开野餐篮子,用叉子取出一小块,桥本准备接过的时候白石故意把手拿开,不说话只是咬着下唇看着桥本。


「Mai?」


笨死了!这个呆子非要人家说得这么明显吗?白石在心里骂着桥本,瞪了她一眼,「张开嘴!」原本是想甜蜜喂食的场景,结果因为桥本的不解风情,白石在对方听话照做的时候将三明治一口塞到桥本嘴里。


「呜……超号粗……」


桥本冲白石比了一个赞。


「笨蛋!」白石抽出纸巾把桥本嘴角的面包屑擦掉。


吃过点心两人抱着抱枕面对面趴在地上。虽然聊的内容都是十分琐碎的小事或者女生间的话题,但好像只要是对方就可以了,即使什么也不说也觉得非常快乐。


「Nanami笑起来真可爱。」


「Mai会夸我好难得。」


「什么嘛,说的好像平时对你很凶一样!」白石撅起嘴露出一脸不满的样子,桥本连忙把她哄回来。


明明在别的同事面前都是很可靠温柔的存在,为什么对自己就那么喜欢撒娇呢?想不明白的事桥本就不愿意再想。至少会对自己撒娇的白石麻衣也很喜欢就是了。


「干杯。」


以红茶代酒,她们彼此手腕相交,隔着相当近的距离,就着阳光和植物的香气,还有彼此身上清晰可辨的味道,将最后煮的一点茶悉数饮尽。


白石问桥本,「nanami知道为什么今天我会准备这么多东西么?」


桥本很老实地说不知道,白石笑着说因为这是和nanami第一次正式在她们的秘密基地里约会嘛。说完她就翻过身闭上眼睛。


桥本呆呆坐在一边,看着身旁趟在金色光芒里的白石。她穿着红色条纹的连衣裙,肌肤比反光板还要白皙闪亮,被各种植物簇拥着,脸上的表情平静到了圣洁。看上去就相当柔软的嘴唇上涂抹着浅粉色的唇彩,让人无法把目光移开。桥本听到自己内心深处响起了杂乱的鼓点,她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


「Mai……谢谢你。」


白石依然笑着闭着眼,「谢什么?」


「一切。」


白石的下一句话被突然落在唇上的温度覆盖了。


她惊讶地睁开眼睛,睫毛扫过了桥本的睫毛。那个人的脸在自己头顶上方,双手撑着身体,嘴唇贴着嘴唇。


但维持了大概五秒钟桥本就立刻闪开了。


白石并不生气,相反她为那样被动的桥本会主动亲吻自己而感到欣喜。哪怕这个人在吻了自己后像个无措的孩子坐在一旁不敢看她。


「Nanami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对我的感谢吗?如果是感激的吻,我就不要了。」


「不、不是!」桥本慌忙地解释着,虽然心里确实对白石充满感激,但刚才的行为却是超越朋友间的情不自禁。「我……我喜欢mai你……不是同事或者朋友间的喜欢……虽然明明知道是不可以的……」桥本无辜地看着白石,她非常害怕对方会因此觉得自己奇怪从而疏远她。


「我也觉得不要喜欢nanami比较好……」白石苦涩地笑了笑,然后凑过来坐在桥本怀里,伸出双手搂着她的脖子,用非常柔软的声音呢喃着,「但今天呢,就暂时把所有的不可以都忘记吧。毕竟是和Nanami的第一次正式约会……」


桥本从来没有和别人接过吻,刚才唇与唇的紧贴已经是她最大的勇气了。但是白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接吻方式,她带领着桥本一步一步跌入那个甜蜜又悲伤的陷阱里。


毕竟,她喜欢的人,是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大笨蛋嘛。


「Nanami学习能力到是很强呢。」


「因为Mai是个好老师。」


「那……你要快点学会即使一个人也能快乐的生活下去哦。」


「我可以不学么……」


「不可以。」




*




那天之后,彼此的生活也并有什么改变。


她们依然一起工作一起下班,偶尔会去吃夜宵。卖不地道的章鱼烧的婆婆去世了,桥本说大概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人什么东西可以一直一直陪伴着我们吧。白石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默默走在桥本的前面。


桥本忽然觉得白石离自己很远,她一直在自己前面,指引着她前进的路,但就算自己脚步再快,也追不上她。


等桥本再去秘密基地的时候,发现一个组里的同事都被白石邀请去了。


nanami要学会和大家好好相处嘛。桥本记得白石的话,虽然心理上有点排斥这些人,但最终还是接受了她们的到来。


慢慢的桥本发现其实这群女孩子也并不是那么难以相处,就算在厂房里大家穿着毫无生气的工作服重复着枯燥乏味的工作,但在私底下都是有着自己梦想和坚持的女孩子。misa前辈即将要去在民古屋的男朋友那边组建自己的家庭,秋元特别喜欢拍照,想要成为平面模特。深川很会化妆,她说即使每天在厂房里,也不能把自己搞得灰头土脸的。高山是个擅长制造气氛的家伙,松村每天都拿着DV拍来拍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喜恶,大家在一起说说笑笑生活就变得轻松起来。


白石每天都能感觉到桥本的变化,也每天翻着日历计算着时间。


桥本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说过要辞职的话,和以前相比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


白石想现在就算自己离开了桥本,那个人也不会回到从前那样不快乐的生活里了吧。


能够为她做的只有这么多,更多的自己也做不到。


而在这不知不觉间衍生的名为爱情的东西,只能在回忆里待续。




*




下午阳光烘黄,像一块金色的戚风蛋糕,透着即将过期的甜味。


高山依旧说着让人哭笑不得的故事,大家不分彼此笑做一团。桥本在这样欢乐的气氛里忽然找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她慌张地站起来寻遍整个植物园也看不到白石麻衣。


「Mai会不会临时有事回家了?」深川提醒着。


但桥本心中异常不安,仿佛很多很多年前被人抛弃的感觉又再度涌上心口。


桥本换了衣服匆匆往白石家赶去,但是邻居说白石回来收拾了一下就去城里买东西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之后一连几天,白石都没有来上班,桥本看着她的位置发呆,不知道白石是不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她又抱着一丝期待,希望那个人真的只是进城去买东西,过几天就回来。


第三天下班回家的路上,桥本终于看到了那个日思夜想的背影。


她几乎是想立刻冲过去抱住白石,却又完全无法移开脚步。


「Mai!」


隔着遥遥距离,大声呼叫白石的名字,桥本只觉得心口很痛。


白石回头看了桥本一眼。


原本打算好好告别再走的,但最终她也害怕了。一直以为自己的心很坚定,要离开这个地方,去成为电视里那个闪闪发光的人。然而当那天在植物园里和桥本亲吻的时候,内心却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动摇。


她对这个呆子一见钟情,不留痕迹的靠近,最终确定了彼此的心意……如果把爱情只是当做爱情来看,生活大概就会变得容易一些。


白石无法忍受这份动摇。


她想桥本到最后也会明白,没有谁对谁是必须的,就算失去了对方,你依然还会有自己和未来。


白石最后留给桥本的笑容定格在那片灰蒙蒙的天空里。她迅速转身,眼泪啪嗒啪嗒落下。


桥本说最喜欢对自己温柔笑着的Mai,所以白石不想让桥本看到自己哭。她希望在桥本的记忆里白石麻衣永远是灿烂温暖的存在,没有悲伤也不会落寞。她希望以后桥本奈奈未的人生尽是如此。


「Mai……大笨蛋……」


看着白石越走越远的背影,一种巨大的悲伤和恐惧席卷而来。


桥本有些呼吸过度,支持不住地蜷缩在地上,眼睛痉挛甚至连眼泪都掉不下来。这种心痛何其熟悉,那个人会像妈妈一样,说了好听的话,却再也不回来。




*




桥本的生活在白石走后回到了从前的样子,一切如旧,仿佛她从未来过。唯一不同的是桥本自己,她如白石希望的那样,接受了别人也让别人接受了她。桥本开始和同事们交流,像正常的女孩子一样,学着去感受这个年龄该有的精彩与快乐。


只是偶尔会想到白石,想到彼此在一起的种种回忆。说不难过是骗人的,但桥本也不想让白石失望。她定期去植物园打扫修葺,清理着自己内心的杂草,就算明明知道再也不会见到她。


在这样努力忘记又忍不住回忆的折磨里,桥本一天天有了自己的生活。她报名上了夜校,然后又选了一些和绘画有关的课程。白天上班晚上念书,把自己搞的很累,但又可以慢慢治愈白石离开的伤痛。


时间不是解决问题的高手,但可以是治疗心灵的大师。


在她看来,就算做再多事也无法追上白石的脚步的,不过这份努力至少能带自己去到新的世界。


很久以后,桥本在电视上看到了白石。


穿着可爱的衣服,画着精致的妆容,唱歌的时候台下全部是mai的call声。


她在舞台上璀璨夺目,胜过那个下午在植物园里所有的光芒。


桥本忽然恍惚,甚至不记得这样的白石麻衣是自己曾经拥有过的。


哧~地一声,桥本吃痛。这一次再走神,已经没有谁来提醒她要小心了。


手指被缝纫机的针头扎破,鲜红的血液涌出来。皱起眉头,桥本觉得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扼住自己的喉咙,心口很痛,不能呼吸。


白石走后直到今天之前,桥本一次也没有哭过。


但此刻她却顾不得还在工作是公共场合,把脸埋在手心里,像个孩子般哭的泣不成声。




*




纸醉金迷的东京,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白石麻衣,此刻说着道歉的话,对自己的经纪人深深鞠了一个躬。虽然都说这一行是看脸的世界,但好看的脸也数不胜数。如果没有背景,没有人愿意对你投资,依然什么也不是。


华灯初上,城市繁华浮躁地如同一头饥饿的野兽。你行走其中,是只小小的蚂蚁。


当所有人都离开后,音乐消失,灯光暗下来。白石如被抽完气的气球,无力地坐在舞台后面。她拿出随身携带的那枚发卡,即使这只是桥本在打扫庭院时捡到送给她的。


也曾想过如果有天在街上和桥本偶遇会是什么样的场景呢?能不能做到云淡风轻的握手寒暄,说一句好久不见然后挥手告别?但白石对桥本的要求很低,觉得那个人只要能快乐的生活就可以了。她想桥本或许一辈子也不愿意离开那个地方,外面的世界丰富多彩也危机四伏,像桥本那样简单纯粹的人,或许根本对自己所追求的生活不屑一顾。


白石并不后悔离开乡下来到东京,虽然现在的生活过的很辛苦,但也多少实现了曾经的梦想。她成为了活在电视里的人,有很多FANS,上杂志赶通告,唱着歌听着台下自己的call声如海浪席卷,终有一天能够把屋顶掀翻……


这一路走来当然也遇到过许多追求者,不管是真心或者假意。但在白石心里除了工作别的什么也不想,或者说,她觉得自己已经遇到过最好的人,那么别人就永远只是别人。


白石对以后五彩缤纷的生活仍然充满期待,她再也不愿意回到那个沉闷禁欲的破旧工厂里。然而与此同时,她也非常思念桥本,她所得到的每一句赞美,每一份诋毁,都想第一时间告诉那个人。


明明是自己首先抛弃了对方,而现在,她却那么想她。




*




重新回到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桥本忽然有一点陌生感。


夜校毕业后努力考上了英国的大学,念了四年室内设计然后找到了一份实习工作。刚刚满一年,就被调会了位于东京的分公司。乘着还在交接阶段,桥本下飞机后又搭上火车回到了故乡。


一点都没有变呢,不管是那个工厂还是这里的风景。大概唯一改变的只有曾经的自己。


走在乡间路上,桥本在心里五味杂陈地笑着。


这条路她曾走了无数次。母亲从这里离开,她变成了一个人,然后遇到白石,和她一起回家,变成了两个人,最终白石也走了,她又只剩下一个人。


「nanami,你果然比较适合孤独终老吧。」


桥本自言自语地说着,慢慢闭着眼睛伸出手,小心翼翼摇摇晃晃地走着。


周围一片黑暗,忽然有个稚气地声音传来,「不会的,我会一直陪在妈妈身边。」有个温暖的小手忽然紧紧握着她的手。


掌心传来的温度让桥本惊讶地睁开眼睛,她看着眼前的小女孩,粉雕玉琢,眨巴着眼睛冲她笑着,桥本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


在母亲没有舍弃这个家以前,她和别的小孩子也没有任何不同,开朗活泼会哭会笑会撒娇,贪婪地索取着父母的爱和温暖……并以为这就是生活。


桥本牵着那个小女孩继续走着,「今天想吃什么呢?」


女孩实在太小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但与桥本牵着的手却十分坚定。「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吃什么都行?」


「嗯,我什么都会做给妈妈吃。」


「妈妈想吃炒青菜呢。」桥本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可以给我炒一份么。」


「行啊。」放开桥本的手,慢慢后退着。


「那就上咯~咚!」桥本话音刚落,小女孩转身就跑了起来。桥本怕她摔倒,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沿着那条最熟悉的路,小女孩跑进了那个尘封多年的秘密基地。


因为长久搁置无人打理,这里再次回到当初和白石第一次来的样子,杂草丛生,无人问津。




*




白石下了火车后没有去任何地方,直接来到了她的秘密基地。


三年前她曾回过一次,深川告诉她桥本去了英国念书。白石惊讶于桥本能够敞开心扉从这里走向外面的世界,但惊讶之余她又开心又失落。


后来她就没时间回来了。东京的生活马不停蹄,白石把桥本锁在心里最隐蔽的角落里,继续为自己的人生而奋斗着。


然后在片刻喘息之余,她又回到了这里。


明明不可能见到桥本的,她自己都知道。可是两人共有的回忆和这些植物一样被尘封在植物园里,她不知道除了这里还有什么别的地方能够让她毫无顾忌的去想念那个家伙。


脚步声由远到近传来,然后停住。


被藤蔓缠绕的长廊上,桥本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不敢再上前一步。


她仿佛听到了白石的声音,穿过染了灰的阳光,穿过纠缠的植物,穿过虫鸣的叫声……


「你叫什么名字?」


「HashimotoNanami。」那个孩子已经代替自己做了回答。


「Nanami酱。」


白石第一次和她说话的时候,明明是从未交流过的人,却毫不顾忌直呼她Nanami酱,而不是礼貌疏远的Hashimoto桑。


她问她肚子饿了,要不要一起去吃宵夜?白石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成为她心里最温暖的存在。


桥本心跳加速,双手颤抖。但是现在的自己不再懦弱、孤僻,和彷徨。无意识地移动脚步,穿过层层藤蔓,看到了从未停止思念的对方。


这一次也不想哭的,强忍着要落下的眼泪。


「如果有天我回来了,你要对我说欢迎回家。」


可是你再也没有回来,以为谁也不会回来了,留下她一个人过了好多好多年。


但命运最终还是眷顾了一次这个孤独的孩子。


「お帰りなさい。」


白石露出的笑容,依然是桥本记忆中最好看的样子。


「ただいま。」


桥本也笑了,「真的成为了电视里的人呢。」


白石点点头,而你成为了我至今见过最灿烂的人。


很有默契地,稍微上前一步紧紧抱住了对方。


所有的伤痛和遗憾都会被时间抚平,而庆幸彼此的思念终能把你重新带回我的身边。


大概这一生都不想要再分开。


Better later Than never.





【THE  END】



评论
热度(101)

© 无趣长方形 | Powered by LOFTER